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前尘旧梦

4.(下半部分)

扁络桓突然觉得一切都很可笑,可笑到觉得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那么荒诞,可笑到自己嘴角一咧,险些将眼泪带了出来。

他自以为所做的一切都是以自己的意志做出的选择。

可是哪像到早有一个自己讲那份充满无限可能性的未来,砍得支离破碎,写在了这封信里。

“老大……我会去做的……”

扁络桓话语声虽轻,但有着坚不可摧的决心。他抬起头来,笑着看向嬴旭危。

这也算是一个……自己的抉择吧……

嬴旭危看着平日里觉得有些傻气的笑容,此时却令他感到几分凄苦。

他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不能说。

他没有这个能力。因为除了这一条路外,别无途径。

嬴旭危所能做的恐怕只有俯下身搂住扁络桓,在他唇上烙下一吻,让自己可以遗忘得困难些。

 

时间过得真快,快得让人心寒。

临行前的晚上,扁络桓一个人在驭界枢漫无目的地逛着。

充斥着单一色调的驭界枢在外人眼中或许觉得沉闷而无趣,但在扁络桓眼中,这石块上的每一支脉络都能唤起他无尽的回忆。

难道这些东西也会被消掉吗。

他蹲下身摸索着自己小时候弄出的痕迹,出神地想着。

本就带着伤的身体又因为今晚喝了酒浑身带着酸痛,站起来的时候眼前的景物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摇晃着就想到下去。

预想中的疼痛没有袭来,下一秒被自己所熟悉的气息所包围。

扁络桓听见嬴旭危平稳的呼吸,感受到他起伏的胸膛,瞧见他几缕散在自己肩头的银发。

就像过去的每一次拥抱。

扁络桓握住嬴旭危的手,将每一根手指都契入搂着自己腰的手的指缝间,执拗地摆成十指相握的姿态才肯罢休。

他们都默契地一言不发

多说也是无用,只不过是徒增伤悲。

他们的拥抱平淡没有煽情,可是他们紧握的双手和相贴的身躯无声地诉说着自己的内心。就像是他们在妖界之心的分离一样。

嬴旭危沉默许久后的一声“小桓”,从肺腑中发出,带着浓重的叹息。

扁络桓背对着他,故作洒脱地挥了挥手。努力忽视掉自己颤抖的双手和微微踉跄的脚步。

想说的话早已说出,想做的事早已渗透在这几千个日日夜夜中。

可是他仍想活着,仍想去说去做新的事情,不被再一次忘记。

 

扁络桓和越今朝一行人走过黑白的倏忽之穴,参与了过去既定发生的事情。

当他故地重游,那些本已经和自己永别的珍视之人再出现在自己眼前时,积压在心里的离愁像是雨后的枝叶疯狂地四处蔓延生长。

可是当视线触碰到与自己面容一样的青年时,那恣意生长的枝叶仿佛突然被拔根而起,带着痛苦纷纷枯萎而死。

这是三年前的故事。

或许是因为这种心情,见到三年前的嬴旭危后,他只是作为一个三年后的局外人告诉被自己下药动弹不得的男人事情的前因后果,坐在他身边享受了片刻安宁。

最后,扁络桓将那封残酷的信给了嬴旭危。

他知道结果是什么,代价是什么。

可是为了胜利,只能去这么做。

“老大,这一次是真的再见了。”

 

    在走进法阵之前,越今朝叫住了扁络桓。
    一开始对自己抱有敌意的少年,慢慢随着真相的揭开而接受自己。但对横道众仍有芥蒂,和嬴旭危说话的口气冷淡疏远,让扁络桓听着总忍不住暗暗发笑。
    他想告诉越今朝说自己的老大很好,好到他经常嬉笑着黏着他,好到他愿意去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好到他变得那么爱他。
    不过怕是没机会了。
    扁络桓阖了阖眼,微不可闻地轻笑一声。
    “后会无期,越今朝。”
    扁络桓说这话的时候在想,这句话自己究竟是给谁说的。他还清楚地记得“越今朝”这个自以为意义深刻的名字,被师父和嬴旭危批作“自欺欺人”。
    现在,他觉得自己可以勇于面对了。
    不过,竟是通过这种方式。
    扁络桓走进法阵的一刹那,身体陡然轻飘飘的,浑身沐浴着金色的光芒,他看见自己身体在慢慢消散,原本疯狂叫嚣着要爆发的情绪渐渐感受不到,脑内闪现的画面变得模糊起来,而他却没有任何慌乱。
    像是单纯地忘记了。
    扁络桓本能地抓住一些回忆。
    横道众……师父……小媛……清霏姐……老大……
    恍惚间看见灰衣少年从法阵另一侧飞出。
    他将自己三年来的记忆给了眼前的少年,并送给了他新的名字。
    “你的名字,叫越今朝。”
    扁络桓挣扎着在世间留下最后一丝痕迹。
    最后,他抱着残损的回忆消失在不属于自己的时空里。
    梦境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接着跌入一个纯黑的世界,刚才本已经消失的感受一下如决堤的潮水一般呼啸而来,扁    络桓像个溺水的人,无力地大口喘息,瑟瑟发抖。
    黑暗中抓到了一只手,他竭尽最后的力气拉扯着他,那只手温暖有力,驱赶了笼罩着的寒冷黑暗,领他走向光明.

    一阵强烈的光突然出现,刺得眼睛疼痛不堪,而扁络桓像饮鸩止渴的人一样,拼命睁开眼在那只手的引领下向前跑去。

    接着,他从冗长的梦境中惊醒过来。

一时间无法辨清自己身在何处,涣散的双瞳漫无目的地四处打量着,在看到一旁坐着的白发男人时,黯淡的双眼一下子变得明亮。

几乎是一瞬间,带着失而复得的喜悦抱住赢旭危。

温暖如冬日里的火苗,扑面而来地包裹住自己,扁络桓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前额抵着赢旭危得胸膛,眼前是穿戴整齐的衣服,有几缕发丝落在颈间,扫的皮肤痒痒的。

太好了……太好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欣慰感油然而生。是老大……

扁络桓想笑一声,一开口却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呜咽,嘴角一翘,泪水止不住簌簌落下。

循着一股本能的冲动,把连带着梦境的自己一直承受的种种化作眼泪宣泄出来。

他哭了很久,双肩抑制不住地颤抖,手死死地环住对方的肩膀,指尖变得惨白,倔强地不肯松开分毫。赢旭危一开始没有说话,沉默着回抱住扁络桓,一只手轻抚他柔软的长发,动作自然,不假思索,即使从来没有这类的经历。

只是完全顺着自己模糊的梦境。

因为赢旭危也是做过和扁络桓类似的梦的。

只不过影像断断续续,像是拼凑不齐的拼图,难以还原它原本的样貌,它能找到葛清霏,能找到绮丽小媛,就是无法寻到扁络桓,那个总是面带笑容开朗阳光的人。

他经常会感受到身边有个不易察觉的身影,而每当自己刻意去注意时,这身影总是会消失。

随着他一同消失的,还有自己不可名状的感情。

“小桓。”

待到扁络桓平静些许,赢旭危手滑到怀中人的脸庞。扁络桓像是被烫了一下,踌躇不安地抬起头来。

红肿的眼睛里噙满泪水,看起来十分委屈和悲伤,然而视线相遇的一瞬间竟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下,他笑了起来。

“老大”

声音有些嘶哑。

赢旭危皱了皱眉头,低下头从眼角开始一点点向下吻去他脸上带着的泪珠。扁络桓一下子慌乱起来,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两人的姿势过于亲密,手忙脚乱地想把抱着男人的双手收回去,换来的反而是对方一句不满的“别动”

扁络桓僵硬地将胳膊搭在赢旭危的肩膀上。

最后在他的唇上停住。

他被毫不遮掩的目光灼烧得脸通红,紧贴在唇上的柔软触感带着过量的甜蜜让他觉得有些发晕。

“别想太多。”

赢旭危轻声说道,紧接着像是是在证明自己的存在一样,吻住了扁络桓。

好。

月亮悄悄地从云中探出头来,发出清冷皎洁的光,

过去照耀着一对有情人的离别,如今终于等到了他们的重逢。

往事已经结束,这一次不会再有无奈的抉择。

他们眼里可以只有彼此,从朝气蓬勃到日暮西山,从现在到永远。

Fin

                                    

第一篇自己完结的大三文!开心!

感谢各位一直以外的支持!各位产粮组伙伴的支持!

会为大三接着开坑的qwq

预计会在写一篇这篇文的番外吧qwq关于赢旭危视角的。

产蒜工珞霭第一期的爱的任务完美收官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