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前尘旧梦

3(上半部分).

最近的扁络桓经常会发呆。

一不留神思绪就如脱缰的野马奔跑到那个遥远的时代,那里的生活艰苦朴素,那里的环境压抑沉闷,那里的命运沉重悲哀。即便如此,扁络桓还是难以割舍这一切,不管是现在的他,还是那个时代的他。

天下虽大,却只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地方。

最初只是觉得,这只是一场普通的梦。可是当他惊讶地察觉到,这一切可以完整地连成一个未完待续的故事时,扁络桓发现这一切都真实的可怕,甚至有时让他无法分清究竟是哪一个自己在一个冗长的梦中。

难道真的存在转世轮回这一说法?他思忖着,以至于葛清霏叫自己都没有听见。

额头一痛,扁络桓惨叫一声,泪眼婆娑地看向眼前面带不满的女子。

“清霏姐……不就发个呆吗,不至于这么狠吧。”

“怎么不至于。”葛清霏勾了勾嘴角,似是因为看了眼前的人的狼狈而感到愉悦。她话锋一转,有些担忧地询问道:“最近老看你心不在焉的,有心事?”

扁络桓愣了一下,继而打着哈哈搪塞了过去。

一时间无言,气氛有些尴尬,扁络桓突然想起了什么抬起了头,微张的双唇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下定决心问出口来。

“老大,二姐,你们相信转世轮回吗?”

话语一出,被询问的两人都有些奇怪。

此时的他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神情格外认真,紧抿的双唇微微泛白,银色耳钉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就像扁络桓闪烁不定的内心。。

作为从小对机械有着浓厚兴趣的葛清霏来说,她从未想过这样的问题,干脆地回答自己不知道。

而一向果断的嬴旭危此时的回答却是一句暧昧不清的“或许吧”,话里还有几分耐人寻味的意味。

“也对啊……谁知道呢……”扁络桓喃喃地嘀咕着,不知是为了这个问题还是自己开脱。

 

暴风雨来得猝不及防。

压低的乌云卷起一阵阵刺骨的寒风,冰冷的雨点不住地打着,湿了衣衫,模糊了眼前的事物,看不清未来与方向。

一切开始于雾魂的那场异动。

原本一直在驭界枢鲜少出去的嬴旭危自那时起,开始频繁地往外面跑,一消失几乎就是一整天,回来的时候脸色通常都会很差,有时候身上甚至带着伤。

扁络桓问过嬴旭危雾魂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坦然地承认,语气平淡地就像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一样。至于再进一步的深究,嬴旭危却就此缄默不语。

扁络桓明白,老大不想让自己插手此事。

他将所有理所当然地揽在自己肩头上。

如此坚韧,如此冷漠。

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爱得痛彻心扉。

扁络桓想过,就算老大不肯告诉自己,他也定会寻着蛛丝马迹找到真相。而他毕竟也是横道众三统领,大哥和二姐也早晚会将一切全盘托出,他们也知道无法瞒自己太久。

而扁络桓没有想到,这么快他就知道了全部,那让他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

当时的他正在翻阅书籍,一旁孩童在梦中的鼾声混着蜡烛燃烧的呲呲声传入耳中莫名使人有些烦躁。不安自心中而生,像是烧不尽的野草,一波又一波连绵不绝。

凌乱的敲门声响起,门吱呀一声被缓慢推开。走进来的葛清霏步履沉重,清秀的脸庞上满是憔悴。她将完好的那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艰难地开口道,“大哥……要和你说关于雾魂之事……你去他的寝室里找他……”

声音是沙哑的,还有隐忍的悲痛。

按常理来说,嬴旭危是不会这么快就跟扁络桓挑明这件事的,除非……他遇到了什么事情……让他自己无力承担所有,不得不出此决策……

扁络桓的心一瞬间坠到了谷底,陡然爆发出来的痛苦深深嵌入身体四处。

“好……清霏姐……我这就去……”他支撑着桌子站了起来,转身往外走。

“小桓,等等,”葛清霏交出了扁络桓,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你可是驭界枢最好的大夫,要是你无法面对的话,大哥可怎么办。”

“放心吧二姐,”扁络桓拍了拍胸脯故作自信地笑道,“你们能面对的,我又怎么会逃避呢。”

他们都没有告诉对方,他们的笑容是有多么的苦涩。

 

TBC

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我知道是虐QAQQQQQQ

我辜负了产糖工这一名号!

今天是三哥的忌日我还这样QAQ

吃了肉我还这样QAQ

保证下半部分绝对甜!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