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前尘旧梦

2(上半部分).

扁络桓回头想想自己小时候算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熊孩子。
    拉着嬴旭危与葛清霏带领一群小孩子组成的横道众四处游荡,自封一个三统领的名头上房揭瓦,搞得整个小区不得安宁。
    大了些后,虽是安稳了许多,但各种出格的举动却仍不间断。当嬴旭危和葛清霏看见自己的新的挑染发型和亮闪闪的耳钉时都有几分哭笑不得。
    “……还不错”

    沉默许久的葛清霏带着微妙的神情评价道。

    熊孩子只有更熊没有最熊。

扁络桓在梦中看着那个年幼的自己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驭界枢的各种草药众多,正满足了这个好奇心强烈的小医生的欲望。不出一个月,这其中的所有草药都被他用了遍,一时间几乎所有横道众弟子谈起刚来不久的三统领来,变脸色变得比一直以威严著称的大统领还快。

虽然屡次被师父和嬴旭威处罚,认错认得比谁快,但处罚一完,胸怀大志的未来的准神医立马又开始了自己的大业,之前受的苦楚像是一层薄薄的尘土,风一吹全都跑了,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后来小扁络桓开始学习针灸,无奈谁都不肯发扬舍己为人的精神。他怀揣着银针在驭界枢带着人畜无害的灿烂笑容四处寻找目标,弟子一个个看见他拔腿就跑,那俊秀的笑脸此时看起来不再像之前一般和蔼可亲,令人想起来都不由心头打颤。

横道众的统领果然各各都不是等闲之辈。

众人私下心有余悸地叹道。

一段时间下来自己的针灸技术没有长进,反而被自家老大教训得身手好了不少。闷闷不乐地来到天台吹吹风,正巧碰见了葛清霏。

黑色的发丝被微风吹起,头上别的花饰给本就俊俏的容颜更添几分美丽,她静静地坐着,习惯性地活动一下自己的假肢,柔和的星光笼罩在她身上,多了几分醉人的温柔。

“小桓。”

她转过头来,嘴角带着笑意。

梦中的扁络桓看到这一情景莫名的有些难过,尤其是在看到梦中的这个葛清霏的假肢时,内心的苦涩犹如潮水,缓慢却又不可抗拒地漫上整个心扉。他总是不由地将这个他与自己生活中的二姐重叠在一起。同样的美丽动人,同样的自信沉稳,同样的细心认真,只是一个多了几分生活的随性洒脱,而另一个单薄的身躯扛起了许多不属于自己的沉重。

专注于自己医学大业的扁小统领自然不可能有这种复杂的想法,少年的心思纯净的就像黑白分明的颜料,将黑色的烦恼一股脑儿全倒光倾诉给自己信任的二姐听。

“既然这样,你去拜托大哥不就好了吗。”

“……老老老老大?!”扁络桓的声音有些发虚,葛清霏听罢轻轻地笑了一声,似乎是因为三弟的害怕而感到好笑。

“这有什么的,总比你找下面的弟子靠谱多了。万一你手一抖扎死一个,你说谁来负责。”

“话也不能这么说……”扁络桓为难地咂咂嘴。内心的小天平左右摇摆犹豫不决,一方面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可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他不知道面对嬴旭危自己下不下得去手。既不是害怕也说不上畏惧,而是一种对他而言懵懵懂懂的情绪,想起来就会胸口发紧,心头烧得厉害,让他直想喝一副败火的药冷静冷静。

是从扁络桓第一次见到嬴旭危开始的吗,还是从他悉心照料教导自己开始的,又或是第一次主动称呼自己“小桓”开始,也可能是他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微笑时产生的。

成长中的少年发现自己与老大之间竟有那么多各式各样难忘的回忆,而这个问题对他而言也太过晦涩难懂,越想越觉得混乱。

    最后还是拿嬴旭危来练手。当看到坐在自己身旁的人淡定地褪下上衣时,扁络桓熟记于心的穴位图一瞬间忘了个干净,满眼充斥的是对方匀称完美的身材,像是炫目的光,刺得他不知看那比较好。
    要不闭上眼来扎。手足无措的扁络桓拿着银针胡思乱想着。嬴旭危在一旁看向自己的目光带着几分冰冷和压迫,虽然知道平时老大就这么一个跟别人欠自己几千两银子一样的表情,此时大脑接近死机的扁络桓却已经难以分辨种种。舔舔干涩的嘴唇,举起颤抖的手,抱着慷慨付死的心思扎下了第一针。
    嬴旭危万年的冰山脸在那一瞬间有些许的崩坏。

 

TBC

发现一章战线拉得太长而且内容太满决定分两次发好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开学之前争取完结!

要不然一拖就是一学期的事情了QAQQQ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