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舟渡】无声温情

·嘟嘟生日快乐!!!
·说是舟渡其实是比较费渡个人吧,纯意识流
·有“*”标注是原文引用
·是我个人简单的理解,受破停车场老师的影响蛮大的,感谢她,她的那份温柔太动人了。
·最感谢甜甜老师创造这么好的故事

哪个母亲会在明知自己孩子准确回来的日期,提前一天自杀,把尸体留给孩子呢。

她让他记着,记着窒息的感觉,记着它们是代替他死的。

费渡与自己博弈了七年,在闭塞的坚硬城堡里,穷徒四壁,似乎是永夜无极的压迫。女人的面庞时而美丽,时而狰狞,死亡的烙印太过于深刻,衬着舒缓的音乐,在沉寂中陡然的高潮,男人的声音高昂又透彻,一切的希望似乎都无法打破。

而她,在赞歌中死亡。

她应当是对自己的孩子失望的,软弱,不敢忤逆,是被费承宇扭曲的产物。于是费渡接受了这样的标签,世人通过他人来得到救赎,他放着一首歌自己在沼泽里挣扎。自由是什么,费渡经常会想,母亲给她读过的书,对她说过的话,“不自由,毋宁死”,她勇敢地为他偷取火种,却因此被秃鹫咬得遍体鳞伤。谁不渴望自由呢,毫无芥蒂地站在阳光下昂首挺立,就算一事无成能舒展开身子也是极好,可是费渡觉得他永远不能,罪恶像达摩利斯之剑悬在他的头顶,他的软弱注定他只能在腐朽中穿行,暗处的小鬼张牙舞爪蛊惑人心,于是他给自己戴上镣铐,他不介意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他不能容忍自己再去伤害人。

费渡自作主张地提前为自己书写下了结局。

意外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或许只是远方的蝴蝶轻轻扇了扇翅膀,一场风暴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了,在餐桌上有一个或两个人陪着吃饭渐渐成为常事,陶然的温和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他会拿着自己的筷子多往费渡碗里夹菜,也会在费渡书包里细心地放点零食,“费渡是个好孩子”,陶然经常这么说。

费渡觉得稀奇,还有谁会把他当做孩子,更有谁会认为他是好孩子,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呛了一下,窒息感一下子铺天盖地侵袭过来,他几乎想晕过去,母亲会认为过他是好孩子吗,少年时的费渡愿意抱着这么一点奢望,可是脖颈上的套圈好像突然收紧了,他下意识的攥紧手,把这一点想法硬生生从脑海里抹去了。

欣喜却是无法骗人的,没有人不愿意得到期望,费渡心房里有一个小角落就唰的一声亮了起来。

沉静,在局外人看来这个标签与纨绔子弟费渡不会有丝毫关联,灯红酒绿,花天酒地,升官发财死爸爸,人前费渡万花丛中肆意徜徉,人后费渡如一滩茂密丛林中一潭死水,高大树木遮天蔽日,交叠的枝叶牢牢地锁住深不可测一潭静水,是是刺骨是寒冷谁也不知道,费渡有着现代焦虑都市人所稀缺的沉静,同样,沉静之余却显得疏离与死寂,咸甜苦辣,喜怒哀乐,明面上演了个遍,内里却在冷眼旁观。

骆闻舟算是个例外,少年时唯有一点的任性和叛逆,全在针锋相对中给了他,成年后遥远的依靠和爱情被他硬生生地塞到了手里。他像个突如其来的骑士,意外地闯进了不见天日的树林,深潭近在眼前,别进去,你会被淹死,会被冻死,费渡阻止道,难以言齿的伤疤,把皮肉勒出伤痕的镣铐,沉重的罪恶,这里关押的是一个怪物,费渡重复。

“就你啊,快别吹了。”*

亲手剜出来的心口难得如此空旷*,压迫着人的枝叶在那一瞬间就轰然散开了,阳光争先恐后地洒下来,像是甘霖润湿干燥的大地,阴影就这么被驱散了,费渡多年负重前行携带的东西,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化解了,他不在乎他的罪恶,也不在乎他是不是虐待狂的儿子,他只在乎受过的伤,他整个人,他的爱。

费渡觉得新鲜又惶恐,怎么会有这么轻描淡写又沉重的话呢。

初尝真心令人心碎,不论是别人的还是自己的,“你喜欢我”*,“我知道你身上有伤害人特质,你在尽力摆脱他”*,像是一把利剑,准确无误地戳破费渡城堡里的一点缝隙,接着是天崩地裂,掩饰坍塌的轰鸣和着如鼓的心跳声,他觉得自己几乎要解脱了。

有个人潜下深不可测的寒潭,费渡觉得自己的身子陡然轻了起来,他踏上了坚硬的土地,流水的声音清晰了,自己身上太冷了,会把人冻坏的,费渡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可当对方臂弯搂住自己,他意识到,那人的灼热足以融化冰雪。

“我来晚了”*

难以想象的黑暗真相猝不及防地撞过来,一瞬间把骆闻舟的胸口掏空了,他想起那年夏天,背靠孤独的别墅、仿佛无法融入世界的少年,想起那双清透、偏执,仿佛隐藏着无数秘密的眼睛。*

所幸,兜兜转转,他们抓住了彼此。

一切尘埃落定,费渡和骆闻舟一起去送费承宇最后一程,彼时少年时的梦魇依然萦绕着心间,伴随着难以磨灭的自责与罪恶。骆闻舟抱着他替他解开心结,费渡心里的最后一块大石就那么轰得粉碎,酸涩从心底翻上来,压抑七年的痛苦终于散去了。

母亲生前温婉的面容突然就清晰了起来,她柔顺的长发披肩,眼角含着和费渡一般柔和的笑意,亮晶晶的,她穿着洁白的长裙,低下头来,额头抵着小小的费渡,“我的孩子”,她嘴唇颤抖着轻声呜咽,手指轻轻拍着孩童的后背。

沉静的香气就这么萦绕着。

跨越时空陪伴着他。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