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危桓】此夜

上.

中秋,理应是家人欢聚一堂的日子。暖黄色的烛光照亮了每一个洋溢着灿烂笑容的脸庞,空气中弥漫着月饼的香甜味道,饭后在院中欣赏高高悬挂着的圆月,和家人促膝长谈,共享天伦之乐。

然而扁络桓的中秋却过得极其凄惨。

没有欢声笑语,没有美酒佳肴。有的只有几块月饼,冰冷的机关,萧瑟的秋风,再加上和他干瞪眼的月亮。

不过命苦不能怨政府,之所以这样很大一部分都是扁络桓自作自受。前几日给嬴旭危釆药时,看到一种之前从未注意到的草药。作为一个良心大夫,面对未知都是要勇于探索的,于是他毫不犹豫地釆了几棵握在手里,驱身回到驭界枢。

途经厨房时,扁络桓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里面传来,他脚步一顿,暗想平日里连蚊虫都进不来的地方怎么会招老鼠,莫不是锁河山的老鼠成精都会飞了?脑中各种异想天开的人深吸一口气,作为横道众的三统领的使命感油然而生,他大步走进厨房,颇为大义凛然地一站。

有一种老大的帅气,很好很好。

扁络桓暗暗点评道,自我感觉完美。

他往前定睛一看,却看见一个小女孩站在桌旁,欲盖弥彰地将手里的月饼藏在身后。

他不由哑然失笑,哪有什么老鼠成精,只不过是绮里小媛嘴馋等不及中秋那晚再吃月饼。

扁络桓将手中的草药随手放在桌子上,走向在原地手足无措的女孩。

“三哥……”小媛抬起头来,泪眼汪汪地看向他。

扁络桓觉得有些忧伤,说好的正义的化身转眼间就变成了哄孩子的哥哥形象。

他好言好语地哄着小媛,直到小姑娘眼睛一闭,手一伸,像是赌气一样把刚到手不久的月饼还了回去。扁络桓满意地点点头,赞许的话语里充满了宠溺“小媛真棒,今晚多讲两个故事给你听。”说着,他牵起小媛的手,带她离开了厨房。

而那几棵不知名的药材则被扁络桓遗忘在了脑后。

安顿好小媛后,自己就赶着去熬制汤药,期间葛清霏过来找自己询问要事,马不停蹄地忙碌半日,待到闲下来已经到了晚饭时分,摸着自己不争气叫起来的肚子,扁络桓决定大吃一顿来好好犒劳自己一下。

越靠近食堂气氛越压抑,素来安静的驭界枢唯一会有喧闹的地方除了练武场,就是食堂了。而这里也号称第二个练武场,别人饭是打的,他们的饭是抢的,别人位置是占来的,他们的位置是打来的。今日却大不相同,明明到了饭点,整个食堂却静得像是没有任何人烟。

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步子不由得轻了下来,身子不由得紧绷起来。

之后,扁络桓惊得仿佛被闪电击中,动弹不得。

驭界枢这是遭受诅咒了吗。

这是他看见眼前的景象震惊之余脑中冒出的想法。

一堆圆嘟嘟的包子状的横道众弟子整整齐齐地站在散发着低气压男人的面前,身后的尾巴无精打采地垂下来,一个个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整个食堂一片狼藉,饭菜洒得到处都是,有几个包子弟子耳朵尾巴上甚至都沾上了菜汤,但也顾不上清理,战战兢兢地站在原地。

“老三”察觉到扁络桓到来的嬴旭危声音冷得不带一丝温度。

“老大……?”扁络桓声音有些发虚,“这是怎么回事?”

“饭里被人下药了。”

下药?!有谁会特地下这种药来把众人都变成包子?今天有谁进过厨房吗?……

扁络桓大脑飞速地运转着,猛的想起被自己遗忘在厨房里的不知名的药草。

内心犹如五雷轰顶一般,扁络桓动作僵硬抬起头来看向嬴旭危,扯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老大……我跟你说个事……”

“问题处理完后,罚守机关十天”

“老大!”扁络桓觉得十分委屈“过几天就是中秋了,你舍得让我吹冷风吗!”

“舍得。”

嬴旭危面无表情地抛出残酷的话语,头也不回地离开,留下扁络桓一个人欲哭无泪呆立在原地。

TBC

就不要问为什么是中秋了QAQQQQ

补一句祝大家中秋国庆快乐XD

评论(1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