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前尘旧梦

4(上半部分).
    扁络桓的生活被这连绵不绝的梦搅得越来越糟糕。
    自从梦中的两人关系确定了以后,从拥抱开始,到亲吻,再到最后的做爱,尺度一步步变得越来越大。这种就像现场看GV的感觉实在太过刺激,况且主角是自己和自己一直倾心的人。
    常常是令观看者面红耳赤,甚至偶尔会醒来发现自己竟然有反应了。
    所以扁络桓现在面对嬴旭危的时候总是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视线所及之处进入脑内会衍生出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看见他穿戴整齐的样子就会想到这衣服遮蔽下匀称的身材,看见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就会想到它爱抚自己的感觉,看见他紧闭的唇,就会想到亲吻它时令人迷醉的触感……
    扁络桓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

    另一方面,柷敔的步步紧逼,和嬴旭危无法阻止的内脏衰败,那份积压在深处的压抑甚至会带到早上梦醒的时候,连同两份纠缠不清的爱意一起,拉扯着扁络桓。

人都说梦里感觉不到痛。

而他酸甜苦辣,爱恨情仇,各种感受都尝了个遍。

 

这天葛清霏叫着扁络桓和嬴旭危去喝酒。

他们选了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宽敞亮堂的房间,被暖和色的灯光渲染的温暖舒适,缓慢的歌曲带着几分慵懒萦绕在耳边。

扁络桓惬意地眯了眯眼,思绪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飘散。

在驭界枢的三人有时晚上也会在天台上喝酒,没有灯火照耀,只有星月作伴,徐徐风声载着话语声传到耳朵里。一口口酒咽下烧得身体火辣辣的,让人有一种全部烦恼都化为灰烬的错觉。

扁络桓的心思像个摇摆不定的天平,一会偏向那个遥远的梦境,一会又在这轻松愉悦的聚会上兜转,没有边际地扯着话题。

期间不知喝掉了多少酒,待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醉意和连日来工作的劳累弄得眼皮十分沉重。

扁络桓费力地眨眨眼睛,旁边嬴旭危的身影在他眼中渐渐变得模糊不清,他抬起头来搭上对方的肩头,挣扎着靠近。

嬴旭危低头正对上了扁络桓半张的眼眸,纯黑色泛着水汽,迷离地盯着自己所依靠的青年。

呼出的气息带着酒气,无法麻木人的神智,却可以醉了人心。

气氛莫名有些暧昧。

扁络桓微微动了一下,无力感侵占了整个躯体,困意布满了整个大脑,他再也支撑不住自身的重量,随即倒在了嬴旭危的怀里,陷入了睡眠。

 

扁络桓睁开眼看到的是用灰色石块砌成的穹顶。

他动了动身体,一瞬间迸发的疼痛席卷全身,咽喉处涌起的不适感让他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一番声响惊醒了在一旁熟睡着的小媛。小姑娘看见自己苏醒过来的三哥,眼眶一下子就聚了些眼泪,她吸吸鼻子,断断续续地讲起之前发生的事,时不时跺一下脚,或是握紧拳头像是闹变扭一样发出一声冷哼。

扁络桓回想起了几日前梦中的景象,芒宛寨的对峙,祈封印的松动,保护小媛自己受了重伤……

也罢,正好可以在自己身上研究研究医理。这一点扁络桓倒是看得很开,只是以现在状况暂时也不能再承受与祈的共鸣之事,也不知该怎么处理才好。他默默叹了口气,心想又给老大制造了不小的难题。

之后赢旭危进来让葛清霏带绮丽小媛出去,看着冷淡的大哥,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气得留下一句“大哥是坏蛋”便夺门而出,随后葛清霏也一言不发地默默离开。

屋里只剩下两个人。

扁络桓佯装轻松地和赢旭危说着话,一次重伤被他寥寥几句就化成了一件仿佛微不足道的小事。期间在床边站着的人一如既往地沉默寡言,眼神没有离开床上虚弱的人分毫。

扁络桓心里莫名有些不安,他以前从没见过赢旭危这样看过谁,不完全称作深情,也不似平日里的严肃。硬要说的话,让他想起师父去世前他守着师父时的表情,有些相似,但却有许多不同。

然后,赢旭危就把那封写有自己笔迹的信交给了自己。

TBC

最后一章战线拉得以外的长。

可能会分上中下三部分吧。

明天算是dlc前的狂欢!

给大家点蒜吃调调味嘿嘿qwq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