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前尘旧梦

3(下半部分).

从扁络桓到嬴旭危的房间会抬腿迈过几十个台阶,耳畔会响起几十下轻快的脚步声,会听见几声毕恭毕敬地“三统领好!

若在拐角处,往左瞧会见到绮里小媛在哭闹时用锤子砸出的缺口,往右会瞧见自己小时候偷偷画上的涂鸦,大哥二姐和小小的自己。

后来又加了一个蹒跚学步的女孩摇摇晃晃地跟在他们后面。

然后他会走到嬴旭危的房间,屏住呼吸等待着那一声意料之中的呼唤。

有时是老三,有时是小桓。

他眯起眼笑得灿烂,回答得干脆。

一遍又一遍地听了无数个日日夜夜,仍是觉得不够。

 

现在的扁络桓却难以顾及这些。

强压的恐惧丝丝扣入全身,混乱的思绪如缠绕在一起的丝线,越理越乱。

嬴旭危的房门近在咫尺,颤抖的双手却无法推开分毫,像是用尽了全部力气一样,他无力地跪倒在门前。

紧闭的石门阻隔了一切的光与渺茫的希望。

内心的绝望在咆哮,不甘在挣扎。

然后它们都混杂在一起,不辨是非,不分你我,形成了纯粹的爱意,一点点汇聚,最后爆发。

“老三……”

微弱的声音响起,在扁络桓动荡不安的内心激起一阵涟漪,他猛地站起身来,因为突然的动作使眼前发黑。

扁络桓踉跄地走进房间。双脚因为长时间的跪坐而发麻,寒气自双膝渗入,刺得人生疼。

“怎么会这样严重……”仿佛窒息的压迫感在扁络桓替嬴旭危把脉后争先恐后地倾泄而出,他颓然地抬起头来,身体无力感愈发愈明显,似乎下一秒就会瘫倒在地。

嬴旭危默默地将替自己把脉的手握住。

躺在床上的白发青年费力开口说得每一句话都如平常一般,冷静淡漠,辨不出什么额外的情绪。

雾魂……血缚……天晴之海……天谴……一字一句如泰山压顶之势重重地压在扁络桓心上,快要超出负荷,却只能拼命往下咽,带着眼泪一起。

两人相握的手被谁的汗水打湿,无法分清,更无人去理会。

“抱歉”嬴旭危末了这样说道。

“对!你是应该道歉!”扁络桓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紧握着对方的手“向我隐瞒不说,现在又在这种时候才肯将一切都告诉我,你可知……可知……”

他再也无法说下去,短短一句话像是耗费了他的全部气力。

“你是横道众的三统领,也是……”嬴旭危停顿了一下,像是在找合适的措辞。之后是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他一使劲,将扁络桓搂在怀里。

青年沉重的喘息喷洒在扁络桓的颈间,似是一个动作就让他精疲力尽。扁络桓感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他难以置信地抬头,对上嬴旭危纯黑的眼眸。

深邃不可见底,让他不由想靠近一点,再近一点。

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双肩,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哽咽的声音,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内心的情感。

只想着拥抱他的身躯,吻上他的唇。

告诉他自己有多么喜欢他。

行动总是比理性快一步,被倾慕驱使去吻他,被害怕驱使去抱他。

内心的冲动如溢满的潮水,汹涌而至。

嬴旭危顺着这个吻,反客为主,进一步向深处掠夺。

空气中飘着旖旎的甜蜜,和几分强压的绝望。

 

扁络桓醒的时候脸感觉很烫。

他出神地伸出手来摸了一下自己的唇瓣,梦里甘美的余韵还回荡在脑海里。

突然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似的,扁络桓哀嚎一声,将脸埋进了枕头里。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懒洋洋地飘洒进来,映得他的耳钉闪闪发光,煞是好看。

而被耳钉遮住的大半个耳垂,早已是变得通红。

TBC

我是业界良心绝对不会虐太久

祝愿各位吃的愉快qwq

我是改行种蒜不产粮啦!【bu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