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前尘旧梦

2.(下半部分)

后来的日子过得平淡但又不乏趣味,如一条小舟一样在时间的长河中平稳的前进,偶尔会遇到风雨但也没有大风大浪。扁络桓在这段时间医术稳步提升,人也越来越英俊,稚嫩的脸庞被岁月勾勒出了几分成熟。

在闲暇之余和大哥二姐一起喝酒,谈天说地,日子惬意得让他几乎忘掉了过去的苦难。

好景不长,一天消失许久的师父带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回来,见惯了平日里威风凛凛的师父,第一次看见他狼狈不堪的情形让扁络桓无所适从。嬴旭危最先冷静下来,让葛清霏从师父手中接过婴儿,再指挥扁络桓跟着自己去安置师父给他疗伤。

“这孩子……叫绮里小媛……”

老人家摇了摇头,泛白的嘴唇费力地吐出几句话。抬头看了看围绕在他四周心急如焚的弟子,如释重负般地笑出声来。

“师父先走一步了……咳咳……之后便拜托你们了……”

说罢他体力不支昏倒过去。

当晚,这位老者便西去了。

嬴旭危有条不紊地处理着师父的后事,从他的行动看来似乎没有受到一点的影响,依旧保持着自己的沉着冷静。葛清霏素来坚强,面对此情此景却也难耐内心的悲伤,背地里不知暗暗流了多少眼泪,带着哭肿了的双眼和沙哑的嗓音帮嬴旭危分担事务。

扁络桓此时心里空空的,所有的苦楚都渗入四肢百骸,一滴眼泪也挤不出来。他怔怔地抱着这个哭泣的小女孩,想安慰安慰她,可喉咙发涩,一开口便扯得全身疼痛不堪。

那日的驭界枢沉寂的可怕,没有眼泪,没有痛哭。

待到哭累的了的小媛终于沉沉睡去,扁络桓想起了嬴旭危。

本就沉默寡言的他今日基本没怎么说话,他没有对师父突然的去世发表一句言论,理所当然似的将一切全盘接受,默默地将一切扛下,将所有的悲伤和无奈往心里咽。

扁络桓悄悄地来到嬴旭危的房间门口。

心里记挂着对方,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一身疲劳的扁络桓无论如何都无法安然入睡,临时起意去找嬴旭危,却在敲门前犹豫了起来。

该说些什么……在这个情况下似乎说什么都不太好……站在门外的扁络桓脑内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手无意识地紧紧抓着衣襟。

“进来。”屋内的声音切断了在外惴惴不安的人的心思,他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

“老大。”

“何事?”嬴旭危问道,声音低沉有几分难掩的疲倦。与平日里正襟危坐的样子不同,此时的他坐在床上靠着床背,似是需要一些外力才能撑起这沉重的身躯。几缕白发无力地垂在眼前,在烛火的照耀下染上几抹暖色。

“这不是担心老大吗,来看看你。”

“无妨。”对方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似乎任何打击都无法撼动他。

无妨!好一个无妨!扁络桓听到嬴旭危满不在乎地回答不由怒火心生。气得扁络桓甚至想打他一拳,让他明白这还有一个能和他谈心的自己,有一个能为他分忧的自己。

考虑到以自己的实力别说是打他一拳了,说不定还没碰到他就被就地正法了。扁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心虚地撇撇嘴。脑子一转想到一个好办法。

大大咧咧地往床上一躺,卷走一半的被子往身上一盖,理直气壮地宣布道,“老大,今晚我就和你一块睡了。”

“胡闹!”

扁络桓一副阴谋得逞的得意样看向嬴旭危。

他不会拒绝。

即使他什么也没说,他怎么会不理解自己的心思呢。

 

黑暗中的两个人挤在同一张床上多少会一些不舒服,但谁也没有出口抱怨。一个人灼热的气息呼出温暖了另一个人,也吹走了另一个人的阴霾。

他们彼此看不见对方,但那滚烫的身躯,交错的呼吸,却将面前的人更为鲜明的形象印在心里。

“老大……以后有事的话不要老憋在心里……跟清霏姐和我说说不行吗……老大你难道当这横道众的二三统领是个摆设啊……作为一个大夫的忠告……经常这样可是对身体不好的……”

嬴旭危默默地听完扁络桓的一堆话,眼中带着在黑暗中无法察觉的深情看向他,末了才叹息似的说了一句“睡吧。”

他放在二人中间的手踌躇了几秒,最终还是收了回去。

此时的扁络桓终于挨不住一天以来的疲劳的折磨沉沉睡去。

恍惚间感到有人握住了自己的手,然后搂住了自己。

……真好……

 

扁络桓是被一阵疼痛叫醒的。
    他挣扎着起身,头沉沉的伴有几分尖锐的痛,然而更难以忍受的是肩膀的疼,呲牙咧嘴地揉了揉受伤的地方,一偏头果不其然地看见了可怜兮兮地小媛。
    “三哥……对不起……叫你一直不醒所有就拍了你一下……没想到下手就重了……”
    小姑娘说着说着眼泪委屈地都快掉了下来,扁络桓内心扑棱过无数个草编蝴蝶,感觉十分凌乱。
     好生安慰过小姑娘之后让他出去等着自己,自己收拾一下再出去。小姑娘听后难得没有闹,十分乖顺地走了,大概是因为刚才的误伤心怀愧疚。
    留下扁络桓一人独自发呆。
    他抱着被子愣愣地打量这宽敞明亮房间,在这个自己每天都面对的地方第一次产生了一种陌生感。
    恍如隔世,分不清真实与虚无。
    客厅外传来清霏和小媛的谈笑声,偶尔还有几句嬴旭危淡淡的回应声。
    那一瞬间,扁络桓觉得这一切都太过幸福甜蜜,弥足珍贵。

 

TBC

专注一百年大三傻白甜!!!!!!!!!

我们是大自然的产糖工!!!!!!!!

这时候三哥的心思可是很纯洁的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