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梦中梦

2.

    沈夜醒来时,他看到初七站在自己身旁。这冗长却又短暂的梦魇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从梦中惊醒时一阵阵尖锐的疼痛折磨着沈夜。

    初七自知这个距离不妥,退后几步,跪下,毕恭毕敬地说道:“属下僭越。”

    沈夜没有说话,低着头盯着初七。昏暗的殿内模糊了他的身躯,一只面具掩盖住了他所有的喜怒哀乐,也遮住了几千个日日夜夜沈夜所想念的面容。

    沈夜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保住了谢衣的性命,毁去他的记忆,赐予他新的名字,让他成为自己唯一的利刃,永远侍奉于自己这唯一一个主人。

    而当沈夜看到初七右眼下的魔纹,那白皙皮肤下妖冶的鲜红时,他的心仿佛被狠狠烧灼一下,无时无刻不再提醒这他在浩瀚黄沙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于是,他给了初七这只面具。

    然而沈夜却很享受在床第间和初七的欢爱,初七被欺负地狠了无助的样子,平时淡漠的双眼中染上了情欲的颜色,眼角微微泛红。他伸出手,搂住沈夜,几乎是虔诚地献上自己的吻。与青涩的谢衣不同,初七的顺从无疑让沈夜在情事中获得了更大的快感,他在耳边夹杂着呻吟的一声声呼唤让沈夜欲罢不能。

    当快乐的余韵消失殆尽,身体彻底冷却下来时,沈夜就像被人从一场美梦中拽醒,他怀中的人虽能呼吸,但却没有心跳。冰冷的皮肤上斑斑驳驳的红痕给这个傀儡的躯体上增添了几分生气。

    沈夜无声地叹了口气。

    他如愿以偿地把他留在了身边。

    而他还在奢望着什么呢?

 

    谢衣回到静水湖时已经很晚了。

    今天去朗德寨帮那里的人修复一些破旧的偃甲,正巧碰到当地的祭祀活动。好客的村民执意留下谢衣来享受这平静小山村中难得一见的热闹,也算是回报多年来他对村民们的无私帮助。

    谢衣不忍心辜负了他们的好意,便答应下来。

    不多不少的人围绕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席地而坐,火光照亮了每一个人笑意盈盈的面孔,少数民族的人都善歌善舞,女子清脆悦耳和男子洪亮浑厚的歌声此起彼伏。谢衣在一旁静静地坐着,在热闹的人群中显得有些突兀。

    “谢大师,在这坐着多无聊,站起来唱唱跳跳多好。”

    “不,在下……”

    “哦,也对,谢大师对我们这的歌舞也不熟。那么,来一支你家乡的舞蹈或歌曲也行。”

    “抱歉,在下并不精通歌舞。”

    前来搭话的老伯摇了摇头,看着仰望天空的谢衣,又接着说道:“谢大师离开家乡很久了吧,想必也很想念家乡吧。”

    谢衣沉默了很久,久到站在一旁的老伯认为他因为周围嘈杂的歌声没有听见想再大声重复一遍时,坐在身旁的男人露出了少见的忧郁的神色,轻声叹道:“想……很想……”

    思念到他多少个日日夜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思念到他只是整天修习偃术,对月吟诗。

    那颗渴望让所有族民过得更好的充满活力的心,如今也被蒙上了风尘。

    有个声音在他脑海中告诫他,让他不要想,不要看。

    谢衣手中握着一块精巧的玉石,碧绿的石壁上刻着几个字。那是对他倾慕的女孩偷偷送给他的礼物。女孩羞涩的很,低着头小声说着什么又快速地跑开。

    谢衣蓦地想起自己十七八岁时,会怀着恶作剧似的小心思飞快地吻一下沈夜又飞快地逃开,心中的忐忑不安不亚于那个向自己含蓄表达心意的女孩。

    而时过境迁,当初那个会笑着吻上自己师尊的任性徒弟又到哪里去了呢。

    谢衣出神地凝望着辽阔天空中独自闪耀着的明月,轻声念出玉石上刻下的字。

    “只愿君心……似我心……”

TBC

最后一章啦手稿已经出来就是懒得打字最近又开了大三新坑。

欢迎各位鞭打督促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