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梦中梦

1.

    流月城向来十分安静。

    这座在伏羲结界笼罩下的孤城在天空悬挂了千百年之久,从一开始的繁荣昌盛到现在的凄凉冷落,除了那一点点枯萎的矩木和阻隔了生命的结界,找不到丝毫昔日的光辉,寒冷和病痛无声无息地缠上这里。

    沈夜闭着眼,一段短暂的休憩时光是他平时难能可贵的属于自己的时间。自从心魔附上矩木以来,本来就不轻松的职务变得更加繁重起来。除去处理平常公务不说,加上与砺罂周旋,考虑投放矩木的地点,以及城中居民下界迁徙的事就让他应接不暇。身体与精神长时间的紧绷在放松下来时,让他不由陷入浅眠。

     外面正下着雨,淅淅沥沥的雨声打在用沉重石块砌成的神殿上,也打在沈夜的心上。思绪在这十几年的回忆中兜兜转转,最终回到了他少年时的那个雨夜,似是情理之中,却又无可奈何。

    那个绝望的少年跪在地上,寒气顺着他的膝盖向上蔓延,无情地吞噬着他的心。悲伤到极致的他在最后一滴眼泪也掉不出来,干涩的双眼充满了嘲讽,嘴角一咧竟然大声地笑出声来,

    “为城主尽忠……哈哈哈……哈哈哈……”

    梦境中的影像突然模糊起来,少年绝望又凄凉的笑声渐渐淡了下去。一阵风吹起,风中似乎夹杂着什么东西,刮在脸上疼的要命。沈夜向前走了几步,华丽的大祭司袍此刻穿在他的身上觉得分外沉重,压迫得甚至都难以呼吸。

    一抹再也不能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是谢衣。清秀的脸上带着几分少见的严肃,他手执偃甲刀,漂亮的薄唇一张一合却吐出极为残忍的话语。

    “往者已不可追……旧日种种如川而逝,何必重提……”

     沈夜在听到这些话时,心中的怒气就像是疯狂燃烧的火焰,在狭小的心房中翻滚咆哮。往日那个因为被自己戳破小心思而讪讪笑道:“师尊目光如炬”的活泼少年在几十年的时光流转中似乎被磨灭不见。
  沈夜还曾经想过,如果谢衣他在见到自己时能回心转意,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那么他肯定会将过去的叛师出逃的旧账一笔勾销。如果谢衣愿意,他永远都能再重新做一个沈夜的好徒弟。
  或者说是一个好恋人。
  然而谢衣就是谢衣,他既然下定决心做的事,就绝对不会反悔。这一点沈夜早就知道,虽然如此,但残酷的现实真的展现到他的面前时,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接受。
  而当他将链剑亲手插进他的胸膛时,当他感受到滚烫的鲜血从谢衣的胸口流出时,当他看见谢衣无力地倒在自己怀中时,一瞬间的震惊被随后汹涌而来的悲伤和痛苦淹没,甚至要吞噬掉他的理智。
  好……谢衣你很好……
  你竟敢这样交待了自己的性命!
  谢衣脸色苍白,双唇因疼痛而微微颤抖,却倔强地不肯发出一声痛呼。他费力抬起手,伸向一直以来他尊敬,爱慕的人。
  下一秒他的冰冷的手掌就被紧紧握住,力气大的几乎要将他的骨头捏碎。
  谢衣听见抱着自己的人在他耳边徒劳而绝望地重复道“谢衣……你不许死……”
  眼泪无法控制住地流下。
  “师……尊……”沙哑却又微弱的声音响起,下一秒却又没有了声息。
    谢衣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说,但任何的话语出口只能化为更加清晰的痛苦。他想如果沈夜永远把他当做不肖弟子来看,或许这样更好。
  能死在师尊怀里,足够了。
  他终究难以回报恩师的错爱。
  师尊……对不起……
  师尊……弟子一直好想你……
  师尊……我爱你……
  沈夜眼看着谢衣的双眼一点点闭上,那份深深的无力感让他仿佛回到了少年时的那个雨夜。
  不,这一次他再也不能失去了。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把谢衣从死亡中拽回来。

TBC

这里珞霭XD

之前在微博上发过了来这屯个文owo

拖了好久了QAQ来求点动力把坑填完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