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霭

千秋邈矣独留我 百战归来再读书

前尘旧梦

1.

    扁络桓从小到大就是个不信鬼神崇尚科学不乱搞封建迷信的正直好少年。

    可能就是这个原因才使他走上了医学这条道路。医院里流传的各种鬼故事他倒是乐得去听但从不会放在心上,照他同事老陈的话来说:“扁络桓就是个被关进太平间都能面不改色地渡过一晚上的极品。”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极品扁络桓同志最近却很苦恼,因为他碰上了些灵异的事情。

    说来有趣,这事既不是鬼片中喜闻乐见的鬼压床也不是鬼来电,而是他在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晚都会做一些奇怪的梦。

    在遥远的时代关于自己和他人的梦。

    最初是一个小小的自己背着药筐跟在一个人的身旁,小扁络桓侧着头看着身旁的人,稚嫩的笑脸上充满好奇,“师父,师父,你说要带我会驭界枢,这个驭界枢会是哪里啊……会像这一样有小兔子吗!”

    孩童无忧无虑的声音在梦境里显得有些飘渺。眼前的画面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一幅幅凌乱地浮现在眼前,明亮纯净。

    当驭界枢真正出现在眼前时,扁络桓看见幼小的他在师父怀里痴痴地望着屹立的雄奇建筑,惊讶地连惊呼都忘了发出。

    而在现代生活享受了二十多年高科技的扁络桓,此时世界观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越靠近驭界枢,扁络桓就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声剧烈了几分,叫嚣着那份莫名的激动。

    “师父”清冷的声线带有几分稚嫩,声音不大却在扁络桓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那是……老大……

    扁络桓喜欢嬴旭危。

    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这份情感或者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扁络桓也不清楚,这心意最初如同一枚小小的种子隐藏在自己的心中,随着时间流水的浇灌慢慢地生根发芽,渐渐长满了整个心扉。

    没有惊讶也没有纠结,内心接受得顺理成章。

    他会在他身旁絮絮叨叨,他会千方百计地拉他出来见面,他甚至会找一些借口留宿在他家。

    有时扁络桓会发现嬴旭危用一种探寻的目光看向自己,深邃的眼眸里有着想要看透什么的认真和专注。

    这样的神情无疑让扁络桓有些紧张和心动。

    这时的他总会扯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强压着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若无其事地接着侃侃而谈。

    其实扁络桓在那一刻很想再靠近一些,直到触碰到嬴旭危的唇,直到他能让他说的每一句话呼出的没一口气传到对方心里。

    他并没有想把这份心意表达出来。

    这是他的第一次喜欢,第一次的心动。

    原来是这样令人手足无措,这样令人寝食难安。

TBC

这里珞霭第一次尝试大三文qwq

关于转世轮回的扁络桓和嬴旭危少了那份沉重的使命之外会又怎么样的爱情呢owo

懒癌文力见谅qaq

欢迎各种意见!


评论(11)

热度(25)